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錦玉良姝
錦玉良姝

錦玉良姝 時光未晚 著

已完結 沈玉珠李寰郡 都市修仙輕松爽文虐戀

更新時間:2019-08-16 17:42:41
小說主人公是沈玉珠李寰郡的書名叫《錦玉良姝》,它的作者是時光未晚所編寫的古代言情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身不由己,竟出生于這達官貴人之家。她所生長之世處處是枷鎖,母親難產,只留下一個嗷嗷待哺的弟弟。在生父的眼中,自己竟然只是一枚棋子。回望深淵的人們被深淵所凝視,她和那同樣命犯孤星的青年一起,局中局,碟中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入夜,丞相府的馬車停在一處京城權貴常出入之地,京城第一酒樓。

廂房里,酒桌圍滿便服朝臣。

沈玉珠連同沈玉珊被示意入座,不消片刻,沈恒之便與十來位官吏洽談官場。

酒過三巡,歌舞伎上場。

沈恒之談吐間,頗有官場不利的話腳,她雖不太懂朝堂之事,可偶爾幾句“大女兒未曾有婚配”,也懂了他的意思。

一時心情壓抑,她便尋了個不適的借口抽身離開。

沒料到,后頭沈玉珊看向沈恒之的同僚之子,媚眼一動,笑著一句“我去看看姐姐”便跟了出來。

夜色繚人,花園內的假山后黑影綽綽。

“江銘公子,那便是我的嫡姐,沈玉珠。”

沈玉珊輕捋耳邊的青絲,從沈玉珠的身上收回嫉羨的目光,瞥向沈恒之的同僚之子,身體搖搖欲墜的橙黃色錦衣男子。

“哈哈,你想說什么?”江銘大笑一聲,將手緩緩搭上她的軟腰順手一摸。

沈玉珊眸光一閃,身形一動躲過他的魔爪,輕笑一聲:“江銘公子,難道如此絕色你沒有心動?”

江銘愣了一愣,順著她的視線看到沈玉珠妙曼的身姿,他癡癡笑了幾聲,細長的小眼睛迸射出一抹火熱。

“我父親需要江家的幫助,沈玉珠亦會是你成為的大少奶奶,而這片花園……現在還不都是由著您的心思?她遲早都得是你的人。”沈玉珊徐徐開口。

“嘿,那本少爺就卻之不恭了。”

江銘一聲大笑,扔了酒罐子,目光鎖定在沈玉珠的背影上,擼起了袖子撲上去。

沈玉珊就著假山的遮蔽,盯著沈玉珠的背影,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的笑意……

夜色濃濃,花香味清淡。

沈玉珠心不在焉地賞著百花,心思快速轉動想著應對沈恒之對她談婚論嫁之策,不成想,忽然被人從身后給抱住。

濃郁的酒氣撲鼻,她猛地抽身連退幾步,條件反射踹向來人,男人一聲悶哼,耳邊又響起邪笑著吐出的淫詞浪語。

“嘶……還是個小辣椒?嘿,小美人兒,我第一眼見你的時候,就想這么做了……”

男人踉蹌著穩住身子,借著皎皎月色瞧清那張明艷動人的絕色臉蛋,不止心動,渾身的血液更是**澎湃。

他借著酒意聞著她手上的閨香,一臉淫意放肆大笑,猛地抬手抓向她的衣襟,用力往雙側扒開。

嘶……

沈玉珠震怒又驚慌,捂著被撕碎地領口急急后退,扯嗓大喊:“救命!救……”

手陡然被一只大掌捂得嚴嚴實實。

“噓,小美人兒,你遲早都是我的人,現在本公子只是將幾日后能行的權利提前用了而已,可別讓人來打擾本公子的雅興,哈哈哈。”

沈玉珠瞪大眼睛,側目里驚恐的朝他看去。

江銘是沈恒之同僚之子,也是沈恒之準備為他的官途拉攏的未來親家,他紈绔浪蕩花名遠揚,沈玉珠連被他抱著都惡心反胃,她狠狠將他一推,轉身就跑。

沒跑幾步被扯住,身體被狠狠推倒在地上。

“想跑?”

嘶……

外衣破碎,沈玉珠捂緊領口,掙扎的更激烈:“放開我,畜生!”

“恩?再動一下試試。”

嘶啦……

沈玉珠緊緊護著身體,蜷縮在地上低低啜泣。繞是她內心再強大,也忍受不了如此屈辱。

兩邊的假山比墻還高,這里就是一處隱蔽的罪惡之地,她絕望地閉上了眼睛,攏緊身上單薄的內衣,極度的不甘與憤世妒俗化成了兩行清淚。

“別哭,本公子這就讓你好好享受天倫之樂,我的小美人兒……”

咸豬手往她臉頰上一摸,驀的又一頓。

沈玉珠劇烈顫抖的身體隨著停止。

“是這里吧?難道,真的是我記錯了公子所說之地。”一道柔弱女聲響起。

細碎的腳步聲緊接著傳來,沈玉珠陡然劇烈掙扎起來,奮起反抗。

嘴巴被捂得緊緊,她張口用利齒以勢要啃掉他的骨和肉的勁兒狠咬了一口。

江銘“啊”一聲痛呼,陡然將她的頭推開猛站起身。

“咦,這兒有人!”外面的女子聽見了動靜緩緩靠近。

沈玉珠迅速拉好破碎的衣衫鉆了出來,江銘緊接著向她撲來。

突然闖入的女子被嚇了一跳,卻很鎮定的以帕掩嘴沒有尖叫。

她目光在沈玉珠身上掃了一圈,見此人髻有金釵玉簪,來頭定是不小,衣裙破碎質地卻不凡,她眸光微閃,登時明白此地發生了何事。

幾乎不用思索,她脫下自己的褙子上前扶住被強迫的女子,嫣然一笑柔聲道:“江公.子,后面樓子里多得是愿意為您服侍的人,強迫不情愿的人可有失風度。”

沈玉珠感激地看向她,這一看才發現,此女子膚如凝脂,鵝蛋臉柳葉眉,潤紅朱唇風情萬種,容貌十分令人驚艷,且裹身的裙子格外性感……

“冰月,你一個青樓花魁想阻撓本公子?”江銘不屑地冷笑一聲道,“識相的立馬給老子滾。”

冰月柳眉微蹙,江銘是江侍郎府的嫡子,這金龜殼似的名聲放在京城別提有多高貴,可她卻是不怕,視線淡淡一掃,勾唇一笑。

“江銘公子,還請你作罷,不然冰月就喊人了。”冰月輕甩手帕,護著沈玉珠緩緩開口。

江銘眉頭狠狠一皺,肆笑一聲,揚手一個耳光子“啪”甩在冰月的臉上。

冰月驚呼一聲摔倒在地,緊接著,來不及后退,江銘的咸豬手陡然落在沈玉珠的腰肢:“喊人?那我就連你一塊兒收拾,反正都是胯.下之樂供人玩弄,嘿嘿。”

江銘淫.蕩的大笑著要摟上冰月。

沈玉珠臉色巨變,又驚又怒。

驀的,黑暗中陡然有一藍色身影閃過,一片淺藍衣角拂過,帶來淡淡的藥香味兒,他動作快如閃電,一腳直接踢中江銘的小腹,江銘被踢出數米遠,摔坐在地上。

沈玉珠看的一愣。

那人已靜站在一旁,彈了彈微微褶皺的淺藍色錦衣,轉而朝她看來,白凈俊逸的臉龐,五官深邃不失英氣,眸色黝黑深沉,神色漠然,他只安靜的站著,便有一股莫名的冰冷桀驁從眉眼間散開。

沈玉珠反應過來迅速跑過去扶起冰月,躲到藍衣男子身后。

不知為何,只消站在他身邊,她陡然便安心下來,“江公.子,玉珠婚事自有家父操勞,無需你關懷。”

她掀眸看向旁邊的錦衣男子,見他遂將黝黑深沉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,性感的唇畔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,卻涼薄至極。

“哪個狗.日的,竟敢踢本少爺!”江銘扶著肚子坐起來,身體虛晃了幾下,待看清來人的長相,驀的從醉酒中驚醒,“李……寰郡!睿王爺?”

“既識得我……”男人挑著英氣的劍眉,似笑非笑地看著他,輕啟薄唇淡淡道:“那還不滾?”

這男人,狂傲至極!

給出第一印象,沈玉珠眸色一凝。

小說《錦玉良姝》 第3章:深夜遭辱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都市小說
  2. 修仙小說
  3. 輕松爽文小說
  4. 虐戀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pk10技巧稳赚买法 特马彩图 pk10技巧与实战攻略 腾讯组三包胆 时时彩定位胆大小规律 双色球口诀表 江苏时时平台 彩票网上投注是否合法 大乐透中奖规则及奖金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