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女將軍的小相公
女將軍的小相公

女將軍的小相公 姚木棉 著

連載中 甄旖珂傅延波 驚悚懸疑修仙青春現代

更新時間:2019-05-01 15:17:11
主角是甄旖珂傅延波的書名叫《女將軍的小相公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姚木棉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一朝重生,才知道這世間最愛她的,竟然是她最討厭的師兄……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自那以后,甄旖珂終日躲在宅中,再也沒在傅延波面前出現。

丟人吶!她到底腦子出了什么問題,才在傅延波面前做出了那等事,埋在人胸前嚎啕大哭也就算了,報仇是個什么鬼!事后她到底要怎么解釋才能自圓其說!

真是渣男誤我。

至于桂子哲的威脅,甄旖珂才懶得替他隱瞞,回家后便竹筒倒豆子般和父親說了個分明,向來火爆脾氣的甄秉卓聞言大怒,當即找上桂家當面質詢,差點拆了桂彥明的尚書府大門。

桂彥明這才知道自家兒子那日究竟做了什么樣的蠢事,氣得牙根癢癢。被拒一次又怎么了?天長地久,只要甄家和桂家還是同氣連枝的世交,就總有一天能達到他們的目的。

何況就算不能聯姻,又不是就沒了其他辦法掌握甄家,何至于就氣成那副樣子,把他桂家的打算說了個精光,還牽扯上郭首輔?!

好在桂子哲好歹保留了最后一絲理智,沒把那位大人也捅出來,否則別談桂家百年大計,怕是連性命都要保不住。

桂彥明恨得牙疼,卻只能打碎牙齒往肚里咽,好言好語賠了半天罪,才把怒氣沖沖的甄秉卓送走。

自此,兩家保持往年的交情算是不可能了,桂彥明把桂子哲死死關在家中,除了公務外嚴禁其再和甄旖珂接觸。

斷交也就罷了,如果真結了仇,惹得甄秉卓不管不顧出手,可真就會懷了大事。要知道不光是他桂家,就連上面那個人,也都還沒準備好呢。

鬧了這一出,聯姻是當然再無可能,甄秉卓鄭重其事地回絕了。

事后距前ting伺候的下人說,桂彥明雖裝得若無其事,實際上快氣得咬掉了牙齒,還非拉著甄秉卓約定幾年后再行定親,被甄秉卓無可無不可地送走了。

甄旖珂此后更加勤于習武讀書,將甄家世代收藏的兵書戰例細細嚼碎刻在了腦子里,又時不時跟著兄長去校場觀摩,學習帶兵之法。她知道,武將賴以謀生的只有戰功,她不會陰謀詭計,只能尋求機會站上戰場,替兄長減輕壓力。

父親官拜大將jun,乃是武將最高的頂點,但也是虛職,除非戰事危在旦夕,否則是不可能再領兵出戰了的。

她要立下赫赫戰功,為甄家穩固門楣,亦要想辦法消除圣上猜疑,才能免去五年后甄家滿門的大難。

不,或許要更快。

桂子哲的威脅,她可不認為是空穴來風。

這日午后,甄旖珂讀完兵法悶在府中百無聊賴,兄長又帶兵出去拉練只留下空蕩蕩一座營地,思前想后,干脆從后門躡手躡腳的溜出府,快馬加鞭趕往了郊外的蘇學,暗暗祈禱傅延波會在那里。

羞窘過后,她還有很多話想說,很多問題想問呢。

到了蘇學門外,甄旖珂將馬匹交給下人,風風火火就走了進去,直奔前院校場后的學堂,沒想沒見到傅延波,卻見到了久未見面的老師蘇清風。

蘇清風此時已過不惑之年,看上去卻頗為年輕,滿頭青絲沒有一根白發,只是常年體虛面色顯得有些蒼白,案前攤開一本書,折扇輕搖,頗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。

甄旖珂在蘇清風的陪伴教導下度過了整個幼年時代,在她的記憶里,這位老師嚴厲、親切,教導學生不厭其煩,是他為自己打開了名為戰場的世界大門,給了自己精忠報國的理想抱負,以及傳承蘇門兵法武藝的使命。

如果說父兄給了自己遠比尋常家女兒更為寬松的環境,蘇清風則給了自己誰說女子不如男的驕傲。

但前世,她卻為了一己私情,將堅持了近十年的抱負拋之腦后,老師想必是很失望的吧。

剎住風風火火的腳步,甄旖珂在門外站定,向著內里安靜看書的老師一揖到底:老師。

蘇清風緩緩放下手中書本,看過來的臉上展現出溫和笑意:珂兒,找為師何事?

老師似乎并不驚訝自己的到來,想是傅延波已經說過自己曾來尋他了吧。

那時的甄旖珂剛剛經歷重生,大腦正是一團亂麻,心慌意亂之下急需對人傾訴,而尚在人世的蘇清風就是甄旖珂想要抓住的救命稻草。她甚至想要將一切對蘇清風和盤托出,即使老師很可能不會相信。

但在見到蘇清風之前,傅延波先出現了。而現在的甄旖珂心緒已經穩定不少,早已改變了主意。

也沒什么要緊事。甄旖珂熟稔地靠過去,抓住老師的臂膀,只是很久沒見您了,有些想念。

蘇清風收回折扇,用扇骨輕輕敲擊甄旖珂的鼻梁,輕笑道:不想說便不說,無需用這種話討為師開心,為師還不了解你嗎?

甄旖珂面上有些燒紅,不好意思地笑笑,又問:傅師兄呢?

這才是你來的目的吧?蘇清風好笑地打趣,朝中近日風波不斷,延波亦有幾日未曾過來了。

風波不斷?甄旖珂心下一緊,發生什么事了嗎?

莫非是甄家拒絕聯姻,桂彥明那老賊提前動手了?

莫要慌亂。蘇清風混不在意地重新拿起書本,需知朝中無小事,隔段時間總是要起一陣風波的。

甄旖珂眨眨眼,總覺得老師其實知道些什么,但又不肯告訴自己。

難道是傅延波出事了?或者被為難了?

心中一急,甄旖珂順手挪過旁邊的竹椅坐在蘇清風旁邊,伸手奪過老師摯愛的書本放回案上,急切道:老師,究竟發生什么了?

蘇清風安安靜靜地任自己學生折騰,末了才悠然笑問:珂兒是想問朝事如何,還是延波如何?

老師!甄旖珂一陣氣惱。都什么時候了,還在這兒開玩笑!

好了,不逗你了。蘇清風抬手指向門口,有何要問的,直接問他吧。

回頭望去,正是身著暗紅朝服的傅延波,看額上點點的汗珠,想必是一路快馬趕來的。

傅延波踏進院里,先是恭恭敬敬向蘇清風行過一禮,而后看向矮了一頭的甄旖珂,眼中閃過不解:師妹,你如何會在這兒?

額...甄旖珂噎住,半晌才道,我來看老師。

傅延波了然點頭,上前給蘇清風換了盞熱茶,才如同幼時上課一般,在下首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,又朝甄旖珂看過來。

甄旖珂會意,這是和老師有要事要談,縱然心中尚有萬千疑問,甄旖珂還是站起身子:老師師兄先聊,我去練會兒劍。

說完剛準備走,蘇清風縹緲的聲音傳來:站住。

甄旖珂停下,疑惑地看回去。

只見蘇清風側過身體,嚴肅地看向甄旖珂:珂兒,你10歲之時為師曾問過,是否想學朝堂謀劃,你拒絕了,為師便也沒有勉強。

甄旖珂茫然點頭,不知道蘇清風此時提起這陳年舊事所謂何意。傅延波卻好似想到了什么,訝然抬頭。

蘇清風的話還在繼續:現在,為師再問你一次,是否要學?若你仍沒興趣,此話為師再不會提起。

老師!傅延波突然打斷,向來無甚表情的臉透出幾絲裂痕。

蘇清風抬手示意傅延波不要插話,又問了一遍:回答為師,想學否?

甄旖珂怔然站在原地,腦海中閃過無數念想。

七年前,蘇清風確實問過當時一心沉醉于武藝兵法的自己,對朝堂謀劃有沒有興趣,自己果斷的回答沒有。

當然是不會有的,甄家時代從武,別說是自己,就連父兄也是一心戰陣,對正治斗爭是半點興趣都沒有。

蘇清風當時也不曾多說什么,好似只是隨口一問,自己也再沒想過。

但現在,為何又提起這件事?

自己呢,要再一次拒絕嗎?

傅延波的反應出奇的激烈,這么多年來,除了前世見到自己棺槨的那次,甄旖珂還是第一次看見傅延波如此的情緒波動。老師的語氣也前所未有的嚴肅,直覺告訴甄旖珂,事情絕對沒有這么簡單

猜你喜歡
  1. 驚悚懸疑小說
  2. 修仙小說
  3. 青春小說
  4. 現代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