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農家醫女有晴天
農家醫女有晴天

農家醫女有晴天 唐悅 著

已完結 楊雪晴沈驀然 穿越搞笑民國言情

更新時間:2019-11-27 10:11:28
主角叫楊雪晴沈驀然的小說叫《農家醫女有晴天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唐悅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一張破草席卷著倆尸體,這就是楊雪晴初來時的場景。公婆惡劣,家徒四壁,還有個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相公,七大姑八大姨的沒事就來找茬,咋整?窮不怕,她神秘空間加醫術,發家致富無絕路;找茬的也不怕,來找茬就是來找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跳轉閱讀
章節預覽

“哎呀!楊姑娘就別開玩笑了,出大事了!”季珩差點急跳腳了都。

“啊?剛才看你很激動的樣子,不是那個梁姑娘的病有起色了?”楊雪晴眨了眨眼睛,難倒剛才是她看錯了?季掌柜不是激動,而是著急?

季珩心急如焚,根本無心玩笑,“哪里是激動?我這是著急!著急!你要是再不來,我這都打算讓人去找你了!”

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難倒是藥方出了問題?那黎姑娘現在情況如何了?”事態很嚴重?

季珩這才講了起來,原來是黎靜云那天回去后就按照藥方用了藥,第二天身上白斑就有明顯的效果,又想起楊雪晴說過她的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傳染的,她一高興,就偷偷跑去婆家見她兒子了。

黎靜云的兒子三歲了,叫葛文宇,這孩子本來人小抵抗力差,再加上那幾天正染了風寒,結果黎靜云去見了他之后就被傳染了。

按說被傳染了也沒什么可怕的,畢竟有藥方,這病又不是沒得治,可偏偏黎靜云的夫家不按常理出牌,他們搶了黎靜云的藥,也不問使用方法,熬了藥就給孩子喝了。

楊雪晴聽到這里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“孩子喝了藥后有什么癥狀?現在又在何處?”

“那孩子原本就脾胃虛,服藥后嘔吐不止,如今還伴有高燒,葛家來鬧了一場,后我去看了,那孩子情況的確不怎么好。”季珩來回踱步,“這客人流失是小,毀了醫寶堂名聲事大,我真不該聽你的,更不該跟你打賭!”

黎靜云的夫家姓葛。

楊雪晴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,更何況她開方子是對癥下藥的,那藥方對黎靜云的確是起了效果。

“季掌柜先不要著急,你帶我過去看看。”

“請。”季珩早讓人將馬車候在了門口。

兩人背上藥箱,上了馬車,馬車一路向東走的急,季珩介紹道:“葛家在六安村,去葛家,你可得先有些心理準備。”

“為何?”會打架?那她可不怕,權當是松松筋骨了。

季珩低眉看了楊雪晴一眼,“葛家是六安村出了名的無賴。”

“不奇怪。”

楊雪晴淡淡的語氣讓季珩再次看了她一眼,“特別是葛大寶,今兒一早就來鬧了一回,不賠銀子就要砸我醫寶堂。”

“他也知道你醫寶堂有衙門罩著,倒是想砸卻是不敢,只能嚇唬嚇唬你,而你擔心影響了別的客人,因而就賠了銀子。”楊雪晴蹙眉,生意人處理事情大多均是破財免災,殊不知是助紂為虐。

她語氣依舊淡淡的,彎彎柳眉下一雙清澈水靈明眸透過車窗看向外面,?一綹靚麗黑發調皮的垂在她臉頰,隨后她抬手將碎發攏在耳后,回眸看了一眼季珩。

她是怎么知道的?季珩沒開口問,但心里更加肯定,楊雪晴這個姑娘不是一般人。

見季珩詫異,楊雪晴笑道:“上次來鎮上時聽人講過一些關于醫寶堂的事。”

“那又如何知道我會賠銀子給他?”既然和衙門有關系,何以怕他一個葛大寶?

醫寶堂在平安鎮那也算是老字號了,這十多年來都無人敢來鬧事,那不止是因為和衙門有關系,更是因為醫寶堂常施醫送藥,在鎮上那是很得民心的。

“你也說了,葛大寶是無賴,若是得到好處如何會離開?但你又知道,這樣的無賴不是一點錢就能打發的,因而你又怕他會沒完沒了的上門來搗亂。”

季珩點頭,的確如此:“你果然聰慧,我沒看錯人。”

“有的時候,破財免災不失一策良方,但對于葛大寶那也的無賴,你如此只會將他胃口越養越大。”

“楊姑娘分析的透徹,那你說說看,你可有更好的辦法?”

問這話的時候季珩心里已經是有了應對方法的,只是他想再看看楊雪晴還有何本事。

如果說之前他有后悔過與楊雪晴的賭約,但在看到黎靜云的病情有好轉的時候他就徹底信了楊雪晴。

楊雪晴還是有些本事的,單憑小小年紀能開得出《神農百草經》中的藥方來,這就不簡單了。

而且眼下季珩也無心最追究什么,他只想著事情能有個良好的結局。在命運面前,人的生命是脆弱的,此刻季珩唯一擔心的就是葛文宇的病情。

“還是先看看情況再說吧。”

兩人說話間馬車停了,車夫喊了一聲到了,楊雪晴跟在季珩之后跳下馬車。

葛家的院落十分破舊,大門開著,能一眼看到院子里的所有構造,三間主屋,兩間東屋,西面搭了個草棚,草棚里有灶臺,還有一堆材火,幾只雞院子里邁著悠閑的步子,偶爾發出幾聲咯咯咯的叫喚。

屋里時不時傳出幾聲抽噎聲,還有幾句罵罵咧咧聲。

“你們還敢來?看把我孫子給害成什么樣子了?!”葛家奶奶心里正憋著一肚子氣沒地方出呢,見季珩上門,連噘帶罵的就撲了過來。

季珩皺著眉頭躲了躲,憋屈的看了一眼楊雪晴,他還是頭一次出診上門這么被人不待見的,“葛家奶奶!你這是做什么?”

葛家奶奶穿著一身深藍色暗花兒小薄襖,花白的頭發梳的整整齊齊,看著文文弱弱的一個老太太,脾氣倒是大的很,罵人的時候恨不得能跳三尺高。

其實葛家奶奶年齡并不是太大,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的樣子,古人結婚早生孩子早當奶奶也早,罵起人來底氣十足:“做什么?我打死你這個沒良心的黑心商!我孫子才三歲,你就給他開毒性那么大的藥,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讓你償命!”

楊雪晴無心理會老太太的無理取鬧,越過他們就往東屋走,邊走就邊聽葛家奶奶跟在后面嚷嚷著:“你又是誰啊?你要干嘛?誰讓你進屋了?哎!說你呢,還要臉嗎?不經過主人家同意就往人家屋里鉆……”

東屋內間,微涼,葛文宇就躺在冰涼的炕上,一旁那些那些亂七八糟的親戚圍了一團,楊雪晴一看這情況,上前就將這些人給扒拉開了:“孩子臉色都發黑了,你們還圍著,當真是想讓他死?還不快讓開,讓空氣流通一下!”

“我這孫子命苦啊,這么小的年紀就被人下毒給害死了,季珩你個黑心商,我要去衙門告你,告到你傾家蕩產!”葛老太太跟進屋,看到炕上躺著的孫子又開始嗷嚎起來。

“你給我閉嘴!人還沒死呢!不想讓你孫子活了你就給我閉嘴!”

葛家奶奶罵的人心煩,楊雪晴轉頭就是一聲吼,葛家奶奶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“哪來的毛丫頭?敢吼我娘?”葛大寶被推開,暴脾氣也跟著上來了。

一家人均是怒目瞪著楊雪晴,一副恨不得撕了她吃了她的模樣。

楊雪晴瞥了一眼,上前抓起了孩子的手開始號脈,季珩連忙上前跟葛家人解釋,說楊雪晴也是大夫,不管什么事都等給她給孩子看完脈再說。

葛家人都不是善茬,但人命關天也不敢再胡鬧,畢竟葛大寶這一支就一個孩子。

“這兩天除了惡心、食欲不振、嘔吐之外還出現過別的癥狀嗎?”越號脈,楊雪晴的眉頭皺的越緊。

這孩子病情有些嚴重了!

葛大寶哼哧了一聲,不悅的回道:“前兩天身上還起了疹子,都是他那娘缺心眼,傳染給他的!”

楊雪晴扯開了孩子的衣服,果然,葛文宇身前背后都是斑疹,但這斑疹與梁靜云的并不相同。

“都是這個黑心大夫開的毒藥方害的!”葛家奶奶又接了一句。

“外用的藥你們也敢讓孩子喝,還敢說是人家要害你孫子?”楊雪晴怒目相視,“你們葛家人做事都是這么不帶腦子的嗎?人的年紀不同用藥量自然不同,給大人開的藥方你們就敢給孩子用?”

葛家奶奶不吭聲了,但是她還不是為了省點銀錢嘛,鄉下人用錢緊,想著病是孩子他娘傳染的,用一個藥方咋就不行了?

“糊涂!而且我告訴你們,這孩子身上的丘疹跟梁靜云的不一樣,這壓根就不是被傳染的來的!”

季珩見楊雪晴表情嚴肅也連忙上前看了一眼,這一看不要緊,立刻也跟著緊張起來,抹了一把汗,問道:“楊姑娘,他可是……可是?”

天花二字季珩始終沒有說出口,得了這病可是非同小可的!

楊雪晴意會,點了點頭。

“這……唉!”季珩一跺腳,拎起藥箱就想走,“楊姑娘,這事非同小可,趁著病情尚未傳播,我們還是先上報吧!”

“季掌柜,我兒子這是什么病?”

葛大寶一看情況不對,哪敢放季珩離開,連忙招呼一家人將季珩給攔了下來。

“季掌柜,這孩子到底什么病啊?”葛家奶奶也著急的問道。

季珩不敢說,也示意讓楊雪晴不要說,一旦說了出來,只怕他們就無法離開了。

“季掌柜,你倒是說話啊!”

季珩連連嘆息,若葛文宇是單純的用錯藥方中毒,那他還有解救之法,可如今確診他得了天花,就怕是把皇宮里的太醫請來那也是沒辦法的!

“啊?”兩人都不吭聲,葛家奶奶更加著急了,“這孩子到底什么病啊?我那兒媳的病你們能治,這孩子你們也一定能治吧?”

黎靜云的病當然能治了,她不過是普通的花斑癬,且病情不重,只要堅持用藥一月之余便可痊愈。

而葛文宇是什么病?那可是天花!

天花,這種在現代已經絕種了的病毒,很多醫生也是只聽過沒見過。

這種病毒繁殖非常快,能在空氣中以驚人的速度傳播,而且這種病毒抵抗力非常強,能對抗干燥和低溫,在痂皮、塵土和被服上可生存數月至一年半之久。

楊雪晴剛才接觸過葛文宇,心里不禁也擔憂起來,如果已經被傳染了,那么她一旦離開,豈不是要把病毒傳到平泉村去了?

“拿壺酒來!”楊雪晴說道。

葛大寶一聽又瞪眼了,“你個毛丫頭是看病呢還是來喝酒呢?不會看就滾,跟老子要酒喝?老子那點酒還不夠自己喝呢!”

楊雪晴蹙眉,她沒體溫計,但是憑感覺,葛文宇發熱至少有三十九度。

反正現在她也走不成了,不如先想辦法退燒試試。

“再不拿來他的腦子可就燒傻了,那酒你是要自己喝,還是救你兒子,你自己看著辦!”楊雪晴自然不畏懼葛大寶,凌厲的一眼回瞪過去,狠狠的說道。

葛大寶一顫,沒來由的怕了三分,一邊將酒遞給楊雪晴,一邊為了挽回面子又罵咧了幾句。

“楊姑娘!”季珩上前阻止,表情嚴肅,“你可想好了?”

“恩,他先是染病,后才是服錯了藥,現在沒有什么更好的方法,只能先退了熱再說吧。”楊雪晴將葛文宇的衣服解開,然后將酒倒在棉布上開始給他擦拭。

葛家奶奶人無賴,心眼也多,她一聽楊雪晴這么說,心里頓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于是紛紛算計著,葛家老大就這么一個孩子,這病無論如何都是要治的,然醫藥費,當然是能讓季珩出就再好不過了。

“我這孫子前幾天都好好的,就是被那不要臉的娘抱過之后才開始犯病的!”

楊雪晴冷哼一聲,“之前的藥方中有苦參和雷公藤等,的確是會引起患者出現短暫的消化道反應,會食欲不振,惡心,嘔吐等,但你孫子應該是在見到黎靜云之前就出現乏力發熱的癥狀了吧?”

“胡說,之前都好好的!”葛家人死活不承認。

“切!”楊雪晴也不想在隱瞞,“得了天花通常是三到五天后開始起皮疹,后變成丘疹,丘疹會變成皰疹、膿皰,最后結痂、脫痂,遺留痘疤,感染后十五到二十天內致死率能達到百分之三十到五十!喏,你仔細看看,就是他這樣的!”

“!”

轟隆一聲!

原本嘰嘰喳喳跟楊雪晴吵的葛家人頓時呆住了。

“你說什么?我兒子他……他得了天花?!”

小說《農家醫女有晴天》 第8章 天花之癥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穿越小說
  2. 搞笑小說
  3. 民國小說
  4. 言情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325在线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新浪竞彩篮球大小分 江苏快三网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号码 新疆十一选五爱乐彩 中国竞彩网混合过关 极速时时彩 三水广西麻将打牌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