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顧少的二婚嬌妻
顧少的二婚嬌妻

顧少的二婚嬌妻 果樹 著

連載中 顧以深童安暖 鬼怪奇幻腹黑未來

更新時間:2019-08-16 17:41:02
主角是顧以深童安暖的書名叫《顧少的二婚嬌妻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果樹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一場精心布置的騙局,將他和她的愛情打入地獄。五年后,她帶娃歸來,一門心思想把他撲倒!他以為這個女人是深知當年的錯,想要重新和他開始,當他再次彌足深陷時,她卻說:顧以深,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。可這一次,他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童安暖的手被男人死死的握住,掙扎之間,門口已經進來兩個公證人員。

童安暖咬著唇望向冷酷無情的男人:“你一定要做的這么絕么?”

心臟處微微疼痛,她已經分辨不清是裝的還是真的。

顧以深拖著她在沙發前坐下,冷眼射向木然站在門口的二人:“愣著做什么。”

兩個公證人員迅速回過神,進門中規中矩的坐在沙發上,將所有的資料一字排開:“童小姐,由于這些年你一直在國外,未曾與顧先生有過夫妻之實,法律上視為自動離婚,現在請您出示身份證,我們給您進行證實。”

安妤被顧以深強力按住,一動也不能動,一雙眼睛無助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。

那些人都是顧以深帶來的,又怎么會幫她。

輕輕收斂住眼底的失望,從顧以深的手里掙脫開:“如果離婚能讓你不恨我,我如你所愿。”

女人一張素淡的臉上未有半分虛假,那決然的眼神,一如五年前她離開時,突然讓顧以深有些胸悶。

離婚是他想要的,真從她的嘴里聽到要離婚的時候,卻又難受的想毀滅一切。

男人下巴的線條崩的十分冷硬,沒有開口說任何一句話,那眼神已經說明,他心意已決。

童安暖點了點頭:“好,好!我去拿身份證,也好讓你和陸婉婷早日白首不相離。”

個鬼!

她一邊裝作十分難過的起身,一邊朝著二樓走去。

顧以深的視線落在她的側影上,心中如同堵了一團棉花一樣難受。兀自抽出一根煙點燃,悶悶的抽著。

童安暖上了樓,迅速拿好自己的身份證,看來以后絕對不能讓顧以深找到這個,否則離婚是肯定的了!

她背好自己的包拉開窗簾,窗外已經漆黑一片,只有馬路邊上微弱的燈光。

二樓下面是一片草坪,童安暖掂量了自己的能耐,跳下去半死不活。

大門她是肯定走不出去了,留在這里今天這婚是離定了,思慮再三,她還是決定二樓逃走。

樓下顧以深等的有些不耐煩,將煙頭狠狠的捻滅在煙灰缸里,站起身來,朝著二樓走去。

剛到了二樓主臥門口,就聽到里面劃拉一聲響,他心里咯噔一聲,一把拉開門。

眼前的一切讓他錯愕不已,二樓陽臺窗戶上的窗簾不翼而飛,房間的床東倒西歪,一條床單繞著床腿一直通向陽臺。

突然意識到什么,顧以深迅速跑到陽臺上往下看。

童安暖沒有系緊窗簾,直接從半空中摔了下來,好不容易從草坪中爬起來,就聽到上空一聲暴怒。

“童安暖!”

她慌亂的把窗簾從身上扯下來,仰頭看著二樓陽臺上男人一張扭曲的俊臉。

“顧以深,真以為我要跟你離婚?你做夢吧!”

顧以深胸口一滯:“童安暖,有本事你在那里別動!”

男人的身影從窗口離開,童安暖心臟一緊,一股危險感讓她如芒在背,起身跑到前院,腳腕突然一陣鈍痛。

剛才摔下來的時候,居然扭了腳!

顧不上腳上傳來的疼痛,她一瘸一拐跑到前院,顧以深的車還停在那里,想也沒想,她直接上車,發動,踩油門一氣呵成。

顧以深從房子里跑出來時,就只看到童安暖開車絕塵離去的背影。

“該死!”

他朝著門口的一盆盆栽踢了一腳,“嘩啦”一聲價值百萬的花盆就這樣犧牲。

男人眼底濃郁的狠厲,在門口站了良久,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:“給我報警,童安暖偷車逃逸!”

秦殤那頭拿著手機的手抖了一下,臉上的肌肉狠狠的抽了抽,這,這都鬧到了這個地步?

……

童安暖開著車,一路停到市中心醫院,一瘸一拐的進了骨科,她的腳已經腫成了饅頭。

齜牙咧嘴的掛了號,剛讓護士上了藥綁好綁帶,瞬間被兩個一身板正警服的正氣警察攔在門口。

“童安暖么?”

“啊,是!”童安暖立馬站直身體,像個做錯事的小學生。

“你涉嫌偷盜,請跟我們走一趟。”

童安暖瞠目結舌,顧以深居然報警了?他居然讓警察來抓她!

這個男人真是鐵了心!

童安暖不敢造次,她能把顧以深的生活翻個天,卻不敢在警察叔叔面前放肆。

乖乖的的跟在他們身后,一瘸一拐的上了警車。

她沒想到自己活了二十五歲,有一天會坐上警察叔叔的車,還是因為偷開了老公的車?

腦子里突然閃過什么,趁著兩個人不注意的時候,直接掏出自己身份證扔在座位下面。

沒有這個,顧以深也奈何不了她!

一路開車到了警局,顧以深已經在等候她,見她走路姿勢怪異,目光落在她腳上的繃帶上。

眼底劃過一抹冷嘲,居然還知道去給自己上藥。

童安暖看到一臉鐵青的男人,立馬裝了委屈,跑過去拉住男人的胳膊:“老公,我錯了。”

顧以深的臉徒然冷峻,吃人的目光落在童安暖一張無辜的臉上:“不用套近乎,公事公辦。”

死男人!

童安暖在心里腹誹,壓下心里所有的不愉快,死皮賴臉的攀在男人身上。

“童安暖,你涉嫌偷盜,請出示你的身份證。”

童安暖指著顧以深,討好的笑著:“這是我老公,車也是現在老公的,我們夫妻之間只是吵架而已。”

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,一聽她這么說,連警察都有些無法處理。

跟在顧以深身邊的兩個民政局的人,也啞口無言,沒離婚之前,都算夫妻共同財產。

大晚上的為了一點小事驚動了這么多人,實屬不該。警察狠狠的批評了顧以深,就讓他們離開了。

顧以深本想讓童安暖進去待幾天冷靜冷靜受受罪,誰知道連帶著自己也受了批評。

一出警局整個人的臉色都像凝結了一層冰霜:“童安暖,你好樣的!”

童安暖緩慢的跟在他身后,一張臉十分扭曲,腳腕是鉆心的疼痛,她想哭也哭不出來。

“顧總才是好樣的,對誰都這么狠!”

正準備拉開車門上車,卻被顧以深一把推開:“自己滾。”

說完,將她丟在馬路上,坐上車絕塵離去。

小說《顧少的二婚嬌妻》 第6章 這是我老公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  1. 鬼怪小說
  2. 奇幻小說
  3. 腹黑小說
  4. 未來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公告双 新凤凰彩票苹果 双色球开奖结果坐标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百人牛牛出牛牛规律 快乐扑克3奖金 雷速体育在线比分 好运娱乐苹果 体彩黑龙江61开奖时间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一最大遗漏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