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女主是只食夢貘
女主是只食夢貘

女主是只食夢貘 拂樹若生花 著

連載中 浮夢謝云書 游戲奇幻神仙妖精玄幻

更新時間:2019-05-02 09:17:52
《女主是只食夢貘》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說,這本書的作者是拂樹若生花,主角叫浮夢謝云書,小說主要講述的是:這世間有人喜歡吃山珍,有人喜歡吃海味,唯獨她吃的與眾不同。從尋常百姓到王侯將相,人人皆會做夢。夢魘生噩夢,人要是被夢魘困住,就會精神不振,日漸消瘦。浮夢要做的事很簡單,不過是將這夢魘找到,然后,吃掉。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說話間,三人已經站在了一間院落之外。

這間院落在一條小巷之中,十分僻靜,看不到半個路人,不過兩間房的大小,中間有一個小院子,周圍繞了一圈柵欄,有一個小木門。透過柵欄能看到院子中有不少花草,看起來受到了主人的精心打理,花朵開得正好,蔥蔥郁郁十分好看。

唐一行還在猶豫是推門還是敲門的時候,浮夢手中握著一把短劍,從門的縫隙中探入,往上一挑,直接撬開了木門上搭著的鎖。門就這么悄無聲息地被推開了,唐一行不由向浮夢豎起了大拇指。

浮夢伸手指了指,示意輕聲進入。謝云書好歹也是大家公子,壓低聲音不安道:“我們這樣私闖民宅不好吧。”

唐一行拍了拍謝云書的肩:“這門就是個虛設的,里面的花草才可怕,你進去了千萬記得不要碰。”

謝云書雖然一肚子的疑問,但是終究知道現在不是發問的好時機,便跟在他們倆的身后進入了小院中。

小院里十分安靜,似乎看不出里面有人的樣子。浮夢微瞇了眼,屋子里當然有人。既然目標是謝云書,她可不信人都來了,屋子里的人還能這么耐得住。

浮夢一把拉過謝云書,低聲說:“來來來,謝三公子,你來打個招呼。”

謝云書滿臉緊張:“怎么打招呼?”

浮夢鼓勵道:“你就隨便說點。”

謝云書在浮夢的鼓勵下,只得張口道:“在下謝云書,冒昧來訪。請問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,一枚紫色的圓彈從屋中飛出,浮夢眼疾手快,把謝云書拉到一側,險險避過。那圓彈掉落在地上,迅速化成了一灘紫色的水,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。

浮夢驚魂未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好險,這要是被打中了,說不定就真的要說再見了。

浮夢把人推給唐一行:“看著他。”說著便將已化成輕劍的短劍,向屋內沖去。

唐一行拉住謝云書,對著浮夢喊:“記得留個活口!”

可浮夢還沒沖進門去,屋內傳來一陣刺耳的笛音。

浮夢頓時覺得大事不好。

夢境中的事常和現實差別萬分,比如你在夢里可以是個武林高手,可現實你可能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書生。浮夢原以為幻蠱既然只是制約人的夢境,那也只是在夢境中有著無窮的威力,在現實中定然不會有這么大的能耐才對。

可是現在的情形明晃晃地告訴了浮夢一個事實,這個下蠱的人,或許比夢境中的幻象更可怕。

所以說,凡是不能自以為是啊。

你以為的未必就是你以為的。

在那催命一般的笛聲的指揮之下,眼看著密密麻麻的毒蟲從那些花草中爬行而出,看得人頭皮發麻。

這些毒蟲顏色各異,放眼過去居然沒有重樣的。

雖然不確定這些毒蟲到底有哪些作用,不過有一點浮夢可以確定,那就是被咬了的話,一定非常疼。

謝云書一個大少爺,哪里見過這番場景,本就病懨懨地,如今一嚇,整個人暈倒在唐一行懷里。

唐一行兩只手拽著他,空著的嘴上還不忘發牢騷:“這下大發了,今天恐怕要尸骨無存了吧!我今天就不該來,我要是送完了東西就回去,哪還有這些事。”

那笛音實在是難聽非常,加上唐一行喋喋不休的抱怨,浮夢只覺得自己的一個頭兩個大,十分難受。

浮夢對唐一行頗不客氣道:“你能不能少說兩句,吵死了!”

唐一行的臉上寫滿絕望:“你居然還嫌我吵!我待會就要死了!等我死了,你想聽還聽不著了!”

浮夢頭大:“你好歹也是唐家人,對毒不是十分擅長嗎?你想想辦法呀!”

唐一行搖頭:“我是唐家人又怎么啦,我們和苗疆相隔遠著呢!不同宗!”

“要你何用!”

“你這是過河拆橋!”

屋內的人顯然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有吵架的余裕,笛聲頓時尖銳起來,毒蟲像得了命令,頓時向三人襲來。浮夢長劍揮舞,起先飛來的一批被一劍斬斷,看似十分輕松,可是俗話說巨虎易被螞蟻咬死,就怕這一批批的沒個盡頭。像是印證了浮夢的想法,毒蟲并不懼怕死,前赴后繼地往前沖。

唐一行騰出手,手一揮,一片白色的粉末從他的袖口中飛出,沾染到粉末的毒蟲瞬間化成黑水,散發出奇怪的味道。

趁著這個空檔,唐一行掏出一個小瓶,將瓶中的粉末在三人的周圍灑了個圈,毒蟲一時懼怕竟也不敢近身。

浮夢訝異:“哎呀,一行你還是有辦法的嘛。”

“以毒攻毒。我們唐家的毒藥也不比苗疆的毒蟲弱。”唐一行搖晃了一下空瓶,有些遺憾道,“煉制這個可花了我不少功夫,沒想到用在這了。”

浮夢道:“保命的!這買賣不虧!”

那笛音的主人沒想到他們手里還有對付毒蟲的方法,笛聲突然尖銳上揚,毒蟲得了命竟用自己的身體沾染粉末,強行撕開一條路。

浮夢看著毒蟲的尸體,嘖了一聲道:“這才是浪費啊。”

唐一行手里還拽著謝云書,叫苦道:“你倒是快想想辦法,我這毒粉可撐不了多久。”

“哎呀,打死就好啦。”

“你說得簡單。”

正當浮夢和唐一行為怎么做爭吵不休的時候,突然,一陣琴音響起,和那笛聲相比,絲毫不讓,毒蟲似十分忌憚這聲音,無論笛音怎么催促,都不肯往前一步。

浮夢捂住耳朵,眉頭緊皺:“這笛聲已經夠難聽了,沒想到又來了個更難聽的琴音。”

那琴音像是故意和這笛聲做對,笛音尖銳,琴音就更尖銳,笛音快速,琴音就仿佛要彈斷了弦去。

唐一行只能騰出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耳朵,五官被這聲音摧殘得快要擠成一塊了:“我快扛不住了。”

兩相比較,在折磨了耳朵許久之后,那笛音終于敗下陣來,不再吹響。毒蟲沒了笛音,頓時如潮水般散去,再次隱沒在花草中,看不出絲毫痕跡。

猜你喜歡
  1. 游戲小說
  2. 奇幻小說
  3. 神仙妖精小說
  4. 玄幻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斯诺克直播2018决赛 一元连码人民币有价值吗 双色球颁奖现场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大全 什么叫竟彩足球过关 四川三人麻将 广西快乐10分玩法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北京赛车pk10官网 百家乐电子路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