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東宮辭:幺女有毒
東宮辭:幺女有毒

東宮辭:幺女有毒 辛珈 著

連載中 姜靖晗黎瑾恒 腹黑暖婚未來耽美

更新時間:2019-05-02 09:15:29
新書推薦,《東宮辭:幺女有毒》由辛珈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姜靖晗黎瑾恒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大學生韓青意外落入架空王朝,以‘天選之女’稱號受萬眾矚目。抓鬮而來的丈夫誤以為被鐘情,一時將她寵上天。即將確認心意時又遇七子奪嫡、外戚侵擾等諸多事端,前朝爭權奪勢,后宮算計重重,她該何去何從?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我和宜兒說要午睡,叮嚀她務必守好門。

聽來收盤子的小仆說黎瑾恒去六皇子府吃點心,我狐疑地盯著他那湯圓似的小臉,他又改口說可能是去做大人們會做的事。

這小娃娃我原先沒見過,看年紀不超十歲,整個人圓溜溜的,像個不倒翁。他晃悠悠地端著托盤出去,交給外頭年長些的仆從,蹬著小短腿又跑回來對著桌上的糕點吸口水。我用手帕包了幾塊給他,他笑嘻嘻地跑遠。

這本來只是小事,可不知怎么的總是記掛著,想想那小娃娃的長相竟是有幾分像黎瑾恒,該不會是他的私生子吧?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想法嗆了嗓子,猛地咳嗽兩聲,宜兒忙推門進來詢問,我擺擺手示意無妨,她說還是請個大夫來看看。我沒有拒絕。

我的午睡不長,純粹只是閉上眼睛躺著。宜兒推門而入,大抵是聽到起床的動靜,我仔細一瞧,她身后還跟著位中年男人。

她果真去請了大夫來。

大夫望了眼我的臉色,“娘娘近日可有覺著身子不爽?”

“天冷之后手腳總是捂不暖,夜里睡不好,白天偶爾會貪睡。”

他又問:“娘娘這月的月信來過沒有?”

“前兩日來的。”

他從醫藥箱里取出一塊軟墊,讓宜兒墊在我手下,又把錦帕蓋在我手腕上,這才開始診脈。我觀察他的神色,自始至終都是那副泰然自若的樣子。

須臾,他收回手開始到桌邊寫方子。我問他是否有什么情況,他答:“娘娘的病是娘胎里帶出來的,但不是什么大毛病,注重保暖和調養即可。我開的都是些溫補的藥,娘娘依照我的指示服用便是。”他繼續在紙上寫著,“還有一事望娘娘謹記,身子好轉前不可受孕,否則容易滑胎。切記切記。”

我一一應下。

他把方子交給宜兒,又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后便挎著藥箱離去。我問宜兒這是什么人,她說是宮里有名的千金圣手,許多后宮妃嬪和宦官女眷都重金請他診治。

這樣厲害的人物,難道不是每天都忙得焦頭爛額么?怎么宜兒一請就來?這小丫頭難道有什么大本領嗎?

府里的話風向來擋不住,黎瑾恒剛踏進大門就從門房那兒聽到我就醫的事,三下五除二就現身在臥房門前,宜兒見狀迎他進屋,自個兒出去當門神。須知這大門離我所在的廂房還是有段距離,恐怕是他這幾日武功又有所長進了。

“諸大夫如何說?”他坐下后急問道。

我把熱茶推到他面前,“不是大毛病,好好養著就行。就是近期不能受孕,反正我們也沒有實質。”

“我不與你同房,我們一時就不會有孩子。你且好好養身子,如果母妃問起就實話實說,諸大夫的醫術她是最信任不過。”說完,他嘬了口茶。

恰是這低頭一瞬,我不經意間捕捉到他領口的印跡,現代人稱之為口紅印,這兒應該叫胭脂。先是脂粉香,再是胭脂印,我再傻都能猜到點什么。

嬌不在府內,而在六皇子處。

黎國皇室允許自由戀愛,他既然心里有人又何必給姜府送聘禮呢?難怪他說我不是替身,畢竟正主就在不遠處,自然不需要我做替身。我心里一陣膈應,別過頭不再看他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他問。

我沒多少好氣道:“看螞蟻打架。”他一下子來了興致,“在哪里?我還沒看過這個。”

“打完了,回洞里去了。”

他道:“你別喝這個,萍姨說給你煮了紅糖姜茶。”

黎瑾恒的性子變得這樣快,或許是因為愧疚?可難道不是他咎由自取么?

沉默間,宜兒端著茶碗進屋,掀蓋后濃濃的姜味撲面而來。黎瑾恒道:“趁熱喝。”我雙手捧碗,沒來由的鼻頭一酸,到最后還是這些母親般的長輩最窩心。

黎瑾恒是回來吃晚飯的,我這回不想和他同桌,就讓他們把菜送到房里。后來聽聞黎瑾恒只吃了幾口就撂筷令人備車前往六皇子府。

那位意中人真就這樣教他魂牽夢縈?

經期時我胃口本就不好,這么一鬧更是吃不下多少,簡單咽下點藥膳就讓宜兒先拿回去,好在原本拿來的就不多,也不至于太過浪費。經過些時候沐浴更衣,就這么胡亂地睡下。

第二日吃早飯時聽芷茵姑姑說黎瑾恒徹夜未歸,我心里一陣冷笑,這就是他所謂的“毫無保留”。吃著碗里的,惦念著鍋里的,倒還真是享了齊人之福。

我靜靜地把早飯吃得精光,托人拉馬車出來。時候差不多了,也該去見一見我那位婆婆。

宣妃精神很好,面色紅潤,頭發烏黑,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,一點都不像有個二十歲兒子的媽。我拜見時她正在和昭陽公主說話,昭陽公主今年剛滿十八,比姜靖晗大上一歲。至于我,我來前的年齡足以跟她跨出兩道代溝。

“怎的想起來看我這個老婆子了?”宣妃領我坐到她身邊柔聲詢問。

昭陽公主道:“大婚時我不在城中,差人送去的賀禮嫂子可是收到了?”

“收到了,多謝公主記掛。”

宣妃摸了摸我的手,好看的眉登時皺緊,喚來一旁候侍的宮人,“去把我的手爐拿來。”宮人應下,快步去書桌上取東西回來,又新添上兩塊炭,這才把爐子呈上。

宣妃將爐子塞進我手里,“你的手這樣涼,得好好捂著。”昭陽公主問:“嫂子可是來了月信?這時節最易惹風寒,要多加保重身體。”我點點頭,把手爐握得更牢。

“瑾恒又在忙著看軍折嗎?這天越來越冷,可別著涼了。”

我回道:“這些日子他都睡得早,衣服也穿得厚實。我們臥房和書房的熱茶是不停歇的,請宣妃娘娘放心。”

宣妃又皺眉,“你這般客氣做什么?跟著瑾恒喊我一句母妃就是。”

“母妃。”

她一下子笑開來,“我生了兩個兒子,可還是同女兒親。”昭陽公主道:“我們姐妹小時候最愛往您這兒跑,等哪日我也出嫁,就得辛苦嫂子你多來幾趟。”

“自然會的。”我微笑。

我終究沒有和宣妃打小報告,在他們眼里三妻四妾再正常不過,我要是輕易呷醋抱怨,倒成了我心胸狹隘。

跟古人做夫妻還真是件難事。

像是應了我的話,黎瑾恒這日早早地回來,飯都沒吃就去別院睡覺。就這么個折騰法,不到二十五他就會脫發。

我一時興起,潛到小屋里檢查他的頭發。又長又黑又密,發質比我的還好。

人比人,果真氣死人。

他陡地拂走我的手,碎碎地念出個名字。我朝前靠近些,他恰好又發出聲。

小玲?怎么不叫小鈴鐺或是小叮當呢?

我起身要走,他翻了個身,嘀嘀咕咕道:“你莫動,讓我來解。你這扣子縫得實在太牢,不如直接拿剪刀絞了。”

這小子內心原來這么狂野嗎?真是人不可貌相。我嘖嘖兩聲,回去幫他掖好被子,頭也不回地離開,背后是一陣唏唏索索的翻動聲。

黎瑾恒的午飯還在鍋里溫著,芷茵姑姑時不時添上點熱水,見我過來,福了福身子,問道:“娘娘可是需要些什么?我幫您去取。”

“不必不必,我就是來看看。”我這幾天老想著那個小娃娃,但無論明著暗著打聽,那孩子始終沒有再現過影。

芷茵姑姑臉色有點奇怪,“他……他最近回家去了,些許過些時候才能回來。”

“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嗎?”

“只說是急事,具體的不好多問。”芷茵姑姑又開始添水。

我搬了張小板凳窩在墻角,芷茵姑姑瞧我一眼,顧自做自己手頭的事。

半個多時辰后,黎瑾恒醒來,老老實實地吃了這頓熱了數次的飯。今天倒是不出門,進書房讀軍折去了。我閑來無事,心血來潮往后院走去。

漂洗干凈的衣物趁著天氣好都優哉游哉躺在那里曬太陽,幾個小丫頭舉著藤拍敲出一疊粉塵,細細碎碎的,混在金光里四散。

離得近的丫頭余光朝我這兒一瞥,慌忙行禮,我是該習慣這樣的情景了。

“這兒亂,娘娘腳下需留神些。鵑兒,你來給娘娘引路。”半大不小的丫頭沖不遠處招手。鵑兒操著小碎步過來,臉頰被照得有點紅,雙眼微微瞇起,伸出瘦卻有力的手臂,輕聲道:“娘娘搭著奴,地上滑。”

后院不大,多被晾曬衣物和被套的竹架占領,更顯得擁擠。我路過一個大架子,停足,朝前伸了脖子,衣上只留著皂角和花露的氣味,旁的什么都沒有。我縮回頭,忽然有種秘密被人窺探的緊張和不安感。

手中的胳膊輕輕發顫,我望向鵑兒,她的小臉正緊繃著。

“你別怕,”我輕聲說,“我就是想知道殿下花香味的由來。你也知道,我總愛往花園里跑,可就沒有聞過這樣的味道。”

顫意稍有減弱。

“是姑姑調的香露。”提起芷茵,她的眼里閃出點點光芒,“姑姑所用的原料都是精挑細選的,調制個把月才做出這么一小瓶。寶貴得很。”她比劃著,形狀約摸剛出生嬰兒手指大小。

那的確是珍貴。

她想到什么,輕拍了拍自己的臉,“奴失言了。”她為什么這么怕我?芷茵姑姑讓她們給我行禮時,她還沒有這樣膽小。

“我在你們眼里……”我有點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說下去。

躊躇半晌,我重新開口,“你們負責浣洗,有些事情應該已經心知肚明。我不想也不會遮掩,可能再過段時間,你們會迎來一位新主人。”

鵑兒問:“娘娘近日開心么?”

“不甚喜悅。”哪個女人喜歡和別人分享丈夫呢?即便她對他還沒有太多的男女情意。

猜你喜歡
  1. 腹黑小說
  2. 暖婚小說
  3. 未來小說
  4. 耽美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图 成都市快乐12开奖号码 4场进球彩投注技巧 心悦吉林麻将免费挂 股票涨跌的依据 本期福彩中奖号是什么 大运彩票首页 快乐12分开奖 羽毛球英语怎么读 攒劲甘肃麻将苹果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