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總裁 > 情深不知幾許
情深不知幾許

情深不知幾許 孤六步寒塵 著

已完結 許言輕秦東歌 情有獨鐘幻想校園貴族

更新時間:2019-05-02 09:10:39
小說主人公是許言輕秦東歌的小說叫做《情深不知幾許》,是作者孤六步寒塵創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浮萍半生從頭過,情深不知有幾許.什么?訂婚?和這個前世有老婆的人?許言輕重生之后,一臉茫然看著送上門來的未婚夫秦東歌,等等,她覺得腦仁疼。這不是逼著她做小三么?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黑暗料理并沒有如兩個男人料想中一般端上桌子,擺在他們面前的,分明是美味佳肴。

而做這一桌精致菜肴的人,正笑吟吟站在桌邊。

“怎么樣?沒有讓爸爸失望吧?”

若是換了前世的許言輕,或許真會端出幾盤黑暗料理,可裝在這副年輕身體里的,是三十歲的許言輕啊。

許乾不敢置信,看看女兒又看看桌子上的菜,內心開始猜想,是不是這孩子怕丟臉,特意點了外賣裝盤啊?

他和秦東歌對視一眼,看到對方眼中的笑意。

“言言,不得了啊!你這是一夜之間判若兩人啊!你竟然能做出這么一桌子菜!好,讓我嘗嘗我家言言的手藝。”許乾說罷,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麻婆豆腐。

燙燙燙……

那塊麻婆豆腐在許乾嘴里幾經輾轉終于安心下肚,真是,麻辣鮮香,極為可口。

“呼呼……言言,手藝不得了啊!快趕上咱們家大廚了。”許乾喜不自勝,這孩子是給他長臉了啊!

秦東歌或許真是餓極了,一言不發就吃了三碗米飯。

他對許言輕的廚藝非常滿意,看起來,這個小女人還真不是一無是處。

這邊吃飯吃得其樂融融,申家可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了。

“爸爸,我恨許言輕,我恨許乾。”申如藍坐在沙發上抽泣,而她的父親申俊波面色凝重。

或許是被哭得煩了,他才吼了一聲:“行了行了,別哭了。爸一定給你報仇,找人弄死許言輕那個小**。”

“可是爸爸,光弄死她有什么用?”申如藍漸漸停止了哭泣,她不要許言輕這么輕易就死掉,她要留下她,好好折磨。

申俊波皺眉,不悅道: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弄死許乾吧,這么我們就能一家團聚了。”申如藍低笑著,拉過藍晴晴的手放在了申俊波的手中。

對,她要許乾去死,只要那個老東西死了,就無人能庇護許言輕了。

她要讓許言輕過著生不如死,死不如生的兩種生活!

藍晴晴面露猶豫,但申俊波卻將手里未抽完的煙狠狠按在煙灰缸里。

“咱們一家人,是該團聚了。”

“俊波,這樣,是不是太快了一點?”藍晴晴擔心不已,她知道,申俊波要對許乾和藍底集團下手了。

快?申俊波冷笑,他已經等了二十年了,而本該屬于他的女人,也已經借給許乾二十年了!

“晴晴,莫非,你舍不得?”他雙眼瞇噓,看向藍晴晴,想從她臉上看出些別的情緒。

但藍晴晴猶豫之后,也是一咬牙,搖頭就說:“我沒有舍不得,在許乾身邊的二十年,我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和如藍。”

她愛申俊波,為了這個男人,甘心成為他奪取許家財產的工具,也甘心將許乾父女置于死地。

“哼,這事情,我來安排,你們不用操心。八月三日,股東大會,我一定會拿到董事長的位置!至于許乾,能不能來,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。”

申俊波邊說邊握緊了藍晴晴的手,唇角掀起一抹微嘲,但又很快被溫情所掩蓋。

真是個蠢女人,竟然心甘情愿為他付出二十年。

“對了,如藍,女鞋之都的設計大賽,題目已經出來了。”申俊波看了一眼手機,“大賽題目是‘風’,你準備一下吧,如果不出意外,大賽的冠軍就是你了。”

他已經為女兒鋪好了路,只要她肯去,那么冠軍就是她了。

“可是爸爸,我是個模特。”

申如藍知道,父親一直希望她成為一名走向國際化的皮鞋設計師,而不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模特。

申俊波露出一絲不悅,聲調拔高:“申如藍,你有天賦,不能淹沒。那是爸爸的夢想,你一定要幫爸爸實現。”

都說笨鳥先飛,可笨鳥不飛,下個蛋,讓蛋飛。

被寄予厚望的申如藍不得不選擇接受父親的安排,于是她咬著下唇,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爸爸。”

大賽的消息也同樣傳到了許言輕的耳朵里。

許乾本來對女兒并沒有抱任何希望,但今天他從許言輕身上又看到了天賦,他覺得,或許許言輕可以繼承他的衣缽。

而贏得設計大賽,則是第一步。

于是他小心翼翼向正在收拾碗筷的許言輕說:“言言啊,咱們市的女鞋之都要舉辦一場比賽,你看……”

“爸爸,你想讓我參加比賽?”許言輕愣了愣,這場比賽她記得。

前世,許乾死后,她被趕出家門,唯一回到藍底集團的希望就是這場比賽。

而藍晴晴,偷走了她的設計稿送給申如藍。

她的指尖微微顫抖,她要參加比賽,而且,一定要贏!

許乾覺得女兒似乎非常猶豫并不想參加,于是勸慰道:“沒關系言言,爸爸不逼你,只是一個普通的比賽。”

普通比賽?不,許言輕心里明白,只有贏得這場比賽,才能有資格正式進入父親公司的設計部門工作。

藍底集團,沒有走后門的設計師,就算她是董事長的女兒也一樣。

秦東歌的目光落在許言輕微微顫抖的手上,眉頭輕皺,不明白她的情緒。

她是在害怕,還是在激動?

他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,淡淡道:“許言輕,我幫你收拾碗筷吧。”

“啊,不,不用麻煩秦先生了。”許言輕這才反應過來,快速將碗筷收拾整齊抱走。

看著許言輕離去的背影,秦東歌的唇角掀起一抹微笑,他側目對許乾說:“伯父,她一定會參加比賽的。”

他確信,他從許言輕的眼睛里看到一抹堅定和期待。

“這孩子,對設計沒什么天賦,也從來不關心國際上的時尚動向,我很擔心。”許乾憂心不已,他對之前產生的那一點點期望感到莫名其妙。

他怎么會覺得這個孩子能奪得冠軍呢?真是奇怪,他搖搖頭,再次從內心否定了許言輕。

“伯父,她是有天賦的。”秦東歌站起身來,目光落在許言輕的好看的腳踝處。

許乾嘆了一口氣,只說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他倒是真的希望,這個孩子能展現出過人的天賦來。

但,但怎么想,都覺得幾率不大。

猜你喜歡
  1. 情有獨鐘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校園小說
  4. 貴族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双色球篮球复式中奖规则及奖金 江西多乐彩任五遗漏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规律 彩票22选5开奖21号 河南福彩网 新世纪彩票首页 南粤26选5开奖结果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快三三同号推荐 斗地主下载安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