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都市 > 時先生,進房請敲門
時先生,進房請敲門

時先生,進房請敲門 輕采青菜 著

已完結 陶夭時千 冤家未來穿越青春

更新時間:2019-05-02 09:10:00
火爆新書《時先生,進房請敲門》由輕采青菜所編寫的浪漫言情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陶夭時千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訂婚宴因打包飯菜被未婚夫嫌棄,陶夭氣得退婚,半醉之下拉著陌生男人說:“要不我們閃婚吧?”時先生很認真地道:“我建議你現在出門右拐。”“右拐?是什么?民政局?”“精神病院。”陶夭愛過一個有未婚妻的人,為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“時總……”平頭戰戰兢兢過來,不敢想剛才是真的。

時總不是不碰女人的呢,剛剛親那丫的,不是女人?

“小李,查一下她的身份。”時千手指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根香煙,叼在唇邊,方才的余香還殘留嘴角。

“是。”小李點頭,多問了句,“那個女人是不是……”

“是不是什么?”時千瞥他一眼。

小李便不多說多問了,總裁的秉性,在他身邊摸滾帶爬這么多年多少知道點,稱兄道弟可以,但有些忌點還是要注意。

回家后的陶夭躺在自己的大床上,半蜷著身子,做了一個夢。

夢到她大學時,拍著教室的門,大聲哭鬧,“教授,你一定是喜歡我的……”

畫面一轉,成了一個躺在地面上的女人,金發散著,臉和地磚一樣地涼,手腳不斷抽搐。

而旁邊的男人,抱著金發女人,眼神冰冷得要將陶夭刺穿。

畫面忽然一下子沒了。

被噩夢驚醒后的陶夭兀地坐起來,額頭滴下的汗順著臉龐滑下,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良久才平靜下來。

下床,腳剛落地感覺腳心一陣疼痛,她看了眼后便不當一回事,跑到洗手間,掬起一捧冷水撲在臉上。

簡單洗漱后,她扯了條牛仔褲穿上,順手拿過床頭的一根皮筋,扎完頭發利落地盤了個丸子頭。

下樓,正好和陶母迎面,陶夭讓道,卻被陶母阻止:“郝家人要來這里找你,你要是不想見他就在樓上呆著,我就說你出門了。”

陶夭一怔,點了點頭。

郝家人上門登訪只有兩個目的,和陶家人講和,或是要回八萬八的聘禮錢。

半個小時后,郝家人不甘心地帶著禮金離開,郝先生一邊走還一邊罵嚷。

陶夭下樓喝了杯檸檬水,端著杯子靜靜坐在沙發上,陶母切了盤哈密瓜放在茶幾上,坐在她對面的單人沙發上。

“你要是真不想結婚,我不會再逼你。”陶母臉廓清瘦,又透著淡淡的威嚴,“只不過,你這樣下去,作的只能是你一個人。”

“我才二十三歲……”陶夭想都不想地打斷。

“那你應該清楚知道,你該做什么,不該做什么。”

陶母的話一遍又一遍提醒她,剛才做的夢是真實存在的。

陶夭眼圈不禁紅了,張張嘴發現再開腔便是哽咽,索性低頭去啃哈密瓜。

“我這輩子已經擺在這里了,你不要再前赴后繼,這個世道,只要是小三都會遭人唾棄。”

陶母雖然念過四十,但身材保持苗條,嗓音也保護有佳,像個二十多歲的姑娘,說出的話卻令人寒粟。

“你們還要我怎樣!”陶夭直直的看著母親,四目相對,不閃不避,好半響,又喃喃,“我已經放棄他了,只是還沒調整好自己。”

“隨你吧。”

陶母低嘆了口氣,面上雖然冷漠但到底心疼女兒,岔開了話題,問她想吃些什么。

“隨你吧。”陶夭也這樣回,趿著拖鞋蹭蹭上了樓。

訂婚宴不了了之,幾天后,陶家的長輩組織了一場家宴,地點仍然設在那個酒店。

陶夭本來不行去,但陶母表達的意思很明顯,如果長輩沒叫的話,那大可支個理由躲開,但偏偏老頭老太指明想見見陶夭。

于是便去了,出門之前化了個素凈的裸妝,免去了眼線和睫毛膏等眼妝,看起來就像一個還在上高中的小姑娘。

拾掇一番后已經是晚上六七點了,她很遲才趕過去,家宴大酒店,走進旋轉門的時候看到一抹不算熟悉的身影。

沒多想,利落地踏入來到包廂,她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上。

“前些天我家樓上有個女人,和老王偷情后被人當場捉女干在床,場面那叫一個尷尬啊,嘖嘖,還拍視頻了呢,微信上傳瘋了。”

旁邊有人扯著不長不短的家常,開始數落這個社會婚外遇太多種種。

然后不知誰率先開了腔,和默不作聲的陶夭打了招呼。

“小夭啊,國外的飯菜是不是吃不慣,這些地道的中國菜,你多吃些,人瘦成什么樣!”有堂姐殷勤地給陶夭夾菜。

陶夭微微地笑著,一邊道謝一邊夾了面前的菜給表姐。

這時大家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她的身上,眼尖嘴利的二嬸翹起唇邊,金牙閃閃,“小夭這婚事咋吹了呢,我看男方一表人才的。”

終究還是避免不了提及這個話題。

果然,一有人領頭,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。

陶母坐在陶夭旁邊,母女兩個很安靜,似乎不融于陶家的家宴。

“小夭,做人還是實在些的好,不要做違背道德的事,你也是讀過書的人,史上哪個插足別人感情的小三有好下場?”

二嬸看似苦口婆心地勸說,語氣蘊藏的刻薄卻分外明顯。

陶夭仍然微微笑著,眼睛瞇成月牙形狀,漂亮又清純,完全不像是對方口中的小三角色。

“二嬸,我也覺得做人實在些好。”陶夭笑瞇瞇地贊同。

難得見這妞聽話乖巧,陶家二嬸的心里不免舒坦,繼續尖著嗓子道:“其實也不怪你,**例子也擺在這里了,你們母女兩啊,性格還真是相似。”

聞言,低頭如同嚼蠟吃著眼前菜樣的陶母身體一僵,放下筷子。

來之前她們母女都做好準備,但面對冷嘲熱諷,還是經不住寒了心。

當年陶夭向教授表白的事鬧得沸沸揚揚,幾乎全校的人都知道這個女生不要臉,明知道教授有未婚妻,還要做插足的那一方,甚至把人家未婚妻氣病了。

陶家雖不是名門望族,但注重聲譽,何況陶夭又是私生女,他們想把關系脫離得越遠越好。

那年,陶夭身敗名裂,迫于輿論,逃去了國外。

“我吃好了,你們慢用。”

整頓飯吃得快肌肉萎縮,陶夭努力調整臉上僵硬得不行的笑,挪開椅子,身體也挪出去。

“這么快就好了,再留下來吃些吧?鮑魚湯還沒上呢……”二嬸挽留。

留在這里干嗎?被所謂的道德良人當眾說教羞辱?

猜你喜歡
  1. 冤家小說
  2. 未來小說
  3. 穿越小說
  4. 青春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厦门股票配资 丁紫 四米二的蓝牌货车怎么跑全国赚钱吗 pc蛋蛋规则 北京赛车研究方法 1000炮金蟾捕鱼打鱼机 25选5开奖结果今晚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3d试机号和开机号排列表 红警95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