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玄幻 > 道門獨尊
道門獨尊

道門獨尊 欒史 著

連載中 白梔禹寒 搞笑青春玄幻貴族

更新時間:2019-05-01 13:07:17
主角是白梔禹寒的小說是《道門獨尊》,它的作者是欒史最新寫的一本玄幻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武道沒落那年,乾坤大陸上空墜下一顆金耀星,熠熠生輝,投到了大陸山巔的一顆巨大隕石之上。從那一刻起,乾坤大陸上便多了一個潛力無限的后起之秀。此時的情況卻是道門獨尊,輝煌一世的武道卻沒落了下來,轉世的禹寒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第4章以絕后患

隨即,便陰沉著臉色,低低地笑了起來。

說道:“武道之人,該死!”

聽此,禹寒便又是一掌,直接將那人劈得頭昏腦漲,口吐鮮血不止。

錢遜見此,急忙將禹寒給攔了下來,看著地上的人狐疑說道:“主人,事情好像不對,這個人我好像之前在哪里見到過。”

錢遜的話剛說出口,便讓地上的人通體一顫。

趁著二人說話的間隙,地上的人動了動身子,想要從二人的眼皮子地下大膽逃走。

禹寒見此,一步上前擋住了那人的去處。

“錢遜,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說這個小子是武道的人吧?”

禹寒的話剛說出口,密林之中的樹葉便輕輕顫動了起來,一陣兒悠長的笛聲兒在耳邊漸漸響起。

白梔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渾身顫抖,倆忙躲到了禹寒的身后。

笛聲兒悠長,一會兒便由悅耳緩慢變成了急促催人的刺耳。

地上的人瞪大的雙眼,笑道:“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了!”

說罷,也不知道是被打了什么強心劑,登時便從地上彈坐了起來。

一股強大的力量撲面而來,震耳欲聾的聲音鋪天蓋地席卷而來,聲聲入耳的巨大聲響刺入耳膜,恍然間幾近耳聾的狀態。

笛聲兒越來越急促,禹寒突然間感覺到了胸腔了的一顆心撲通直跳,一度差點兒就要跳了出來。

“什么人!”

說罷,那急促的笛聲兒突然間戛然而止,靜謐的空氣之中彌漫著淡淡的幽香。

一會兒,錢遜似乎像是被猛然驚醒了一般。

連忙說道:“主人,香味有毒!”

禹寒聽此之后,方才反應過來,連忙將自己的氣息給屏住。

但是對于白梔來說,也已經為時已晚了。

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女孩子,哪里能抵擋得住著中來自修為極高的高手的毒技巧,當即便倒在了禹寒的懷里。

眼看著白梔的臉色愈發的蒼白起來,禹寒連忙將體內的一部分真氣傳輸給了她,方才替她解了被吸入了體內的毒氣。

“武道之人豈能跟道門的人互相勾結,簡直是找死!”

蒼老如同洪鐘一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四周的樹葉被震得顫顫巍巍。

忽而,眼前一股白煙兒升騰而起,從白煙兒之中走出了一個白胡子老頭。

老頭通體一身白衣白鞋,白色的胡子長長地掛在下巴處,只是一雙墨黑的眼睛讓整個個人看起來十分詭異萬分。

“主人,是武道邪門的人,來意不善,他們這一派早已經不是咱們武道的人了!”

錢遜一邊在御寒的耳邊提醒著,一邊往禹寒的身前擋了擋。

禹寒勾起嘴角一笑,將錢遜拉在了一旁,投給他一個寬慰的笑容去。

白胡子老頭一雙墨黑的大眼睛兇狠地瞪向了禹寒,繼而沙啞著聲音,說道:“這個小子叫你主人,看來武道之中還有點兒厲害的后起之秀了?”

禹寒不屑于白胡子老頭廢話,直接抬腳一腳踩在了地上武道邪門之人的胸口上。

警告對方說道:“聽說你是武道的人,可是在武道我怎么從來沒有見過你們?”

白胡子老頭捋著胡須,笑了笑,說道:“我們武道之人懲惡揚善,我倒也沒見過你這個毛頭小子!”

說罷,手掌一番,手中便多了一把木劍,木劍熠熠生輝之時卻露出了散發著冰寒光芒的鐵刃。

“老頭,既然走了走了邪門歪道進了邪門,就別再說自己是武道的人了,丟人!”

錢遜性格沖動了幾分,或許是曾經對武道邪門里的人痛心疾首,此時怒氣一點兒也不必禹寒的少。

“放肆,我是武道的當家之人,豈容你們這些叛徒在這里裝狐貍尾巴?我看是找死!”

白胡子老頭被錢遜戳穿之后,便收不住了自己的脾氣,也脫去了剛才偽裝的皮囊。

舉起手中的長劍便往禹寒的胸口刺去,但是對于禹寒來說,邪門的人他倒是不怕的。

定定地站在一旁,禹寒既沒有發號施令讓錢遜動手,也沒有要親自上陣殺敵的打算。

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就連白胡子老頭的劍鋒即將刺入胸口的那一瞬間,禹寒仍舊是不動分毫。

“主人!”

錢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白胡子老頭手持長劍,漸漸地嘴角勾起了一抹即將贏得勝利的得逞笑容來。

但是,就在當白胡子老頭的劍鋒碰上禹寒的胸膛的那一瞬間,削鐵如泥般的劍鋒突然間一歪。

緊接著,在白胡子老頭提起體內的全部真氣用力刺去的時候,劍鋒就像是碰上了一堵銅墻鐵壁一般,直接在禹寒的胸口處卷成了兩截。

當場愣在原地的除了錢遜以外,還有白胡子老頭。

白胡子老頭由于震驚,大腦瞬間一片空白,完全忘了及時收住自己的真氣,直直地朝著禹寒那舉起的大手之中飛去。

見白胡子老頭主動送上了門來,禹寒這才舉起了單只手來,死死地鉗住了白胡子老頭的脖頸。

戲劇性的一幕,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。

尤其是被禹寒踩在腳底下的男人,已經顧不上了胸口的疼痛,目瞪口呆。

禹寒勾起嘴角來,看著在他手中嘴角吐血的白胡子老頭,不由得想起了當年征戰四方的場景。

那個時候,他萬人之上俯瞰整個腳下,血流成河,盡是他不費吹灰之力的成果。

那個時候,他捏死一個叛者比捏死一只螞蟻還要輕而易舉。

如今這般的情況看來,禹寒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他了。

現在的他,其實是面對區區一個武道邪門叛徒來說,其實也不是那么輕而易舉。

手上一使勁兒,白胡子老頭的脖頸一些,隨著一陣兒‘咔嚓’聲兒,白胡子老頭的頭便斷在了地上。

一旁的白梔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來,恰巧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,登時便驚叫出了聲兒來。

禹寒的心一沉,隨即很快便冷靜地朝著白梔一揮手,白梔雙眼一閉,再次昏睡了過去。

“主人,你沒事兒吧?”

錢遜在一旁擔憂著,他似乎也沒有想到禹寒會這么強大,完全超乎了他的預料。

眼下,他便對眼前這個厲害的男人刮目相看,決定了此生一定要追隨武道之門的禹寒,盡忠盡職。

解決了白胡子老頭,禹寒便低頭看了眼地上的男人,只是輕輕一笑,便讓地上的男人渾身瑟瑟發抖了起來。

“你你,到底是什么人!”

“什么人?”禹寒勾起嘴角邪魅一笑,補充說道:“我是什么人,恐怕這輩子你也別想知道了!”

說罷,腳上一使勁兒,地上的男人胸口一陷,當場便斷了氣兒。

禹寒心中厭惡萬分,將地上的白梔抱起,便抬腳往回走。

帶著錢遜回到了客棧之后,便將白梔放在了床上,又點了一些飯菜等待著白梔重整記憶醒來。

他希望他只是抹去了白梔剛才的那一片段的記憶,更加希望她也忘掉了曾經在白家的不愉快。

下午時分,白梔方才從床上醒來。

飯桌上的菜早已經涼了,禹寒便讓錢遜將飯桌上的飯菜拿出去重新熱了一下。

白梔醒來之后,似乎真的忘記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。

但是隨即讓禹寒更加高興的是,白梔似乎也忘記了曾經在白家的不愉快。

趁此,禹寒便等待著白梔吃完飯之后,同錢遜一起,將白梔送回了白家。

白家的大門幾天之后已經打開了,白梔的出現卻讓整個白家惶惶不安。

回到白家的白梔看起來也是十分的高興,禹寒帶著錢遜離開的時候,突然間覺得有些后悔。

但是,看著走進白家大門的白梔興高采烈的模樣,也就只好離開了。

在柳城待了一天的時間,禹寒已經將這個小城的情況給摸清了。

這天,錢遜匆匆從外面跑回客棧,一路飛奔到禹寒的房門外。

喊道:“主人主人,白姑娘出事兒了!”

禹寒正看著一本醫術,當即開門說到:“有話慢慢說,到底怎么了?”

錢遜跑得上氣兒不接下氣兒,直接拉著禹寒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:“聽說昨天晚上白家的人給白姑娘下藥了,今天正準備釘入棺材里面給活活悶死!”

聽錢遜這么一說,禹寒的心便一沉。

心中好奇問道:“白梔究竟犯了什么錯了,能讓白家的人這么對待她?”

錢遜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“在柳城我也待過一段時間,白家的事情略有耳聞,據說是白姑娘的生母的生辰八字十分硬,生下的白姑娘也不受白家的人待見,加上白姑娘的生母死得早,白家沒了大夫人,白老爺新納的二夫人又是個厲害角兒,一心想要將白家唯一的繼承人置于死地。”

聽此,禹寒便陷入了沉思之中,便加快了步伐。

二人來到白家的時候,里里外外已經掛起了層層的白布,儼然一副死人出殯的模樣。

一口巨大的棺材里面不停地晃動著,禹寒心一涼,登時便飛身上前站在了那口大棺材上面。

抬棺材的八個壯漢紛紛撲倒在地,有幾個人已經被大棺材壓在了底下,生死不明。

猜你喜歡
  1. 搞笑小說
  2. 青春小說
  3. 玄幻小說
  4. 貴族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德甲球队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一力↗ 老时时彩杀号 六肖中特怎么买 双色球现场直播 大乐透复式如何兑奖 体彩云南时时彩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足球小将2018 网络经纪人怎样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