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上仙,好生無恥
上仙,好生無恥

上仙,好生無恥 魚家小二 著

連載中 琉亦若依 古代暖婚宮廷冤家

更新時間:2019-04-30 11:31:12
主角是琉亦若依的小說是《上仙,好生無恥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魚家小二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奇緣風格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他是上古尊神轉世,霸道,腹黑,蠻不講理她是世間獨一無二的五色九尾狐,可愛,沖動,聰明伶俐茫茫追妻路,道阻且長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跳轉閱讀
章節預覽

方玙自幼便養尊處優,也沒有受過什么累,一路上擔驚受怕耗去了不少精力,本打算稍休息片刻便立即離開,日后再做打算,可不想這一坐迷迷糊糊睡了過去,待醒來,一張英俊的臉就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差一點就要鼻子貼著鼻子了,嚇得方玙直接從石頭上翻了過去,琉亦卻不說話,一直一臉壞笑的望著方玙,方玙心口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不知道為什么腦袋里始終徘徊著若依說的男寵,立馬緊了緊身上的衣服,哆嗦道:“喂,你干什么?先說明啊,小生我可不是什么面首啊。”

琉亦還是不說話,依舊笑著,往方玙的方向湊了湊似在打量著什么,方玙渾身一抖,滲的汗毛直豎,心里忐忑道,難不成這個男的真的有養男寵的愛好?想要求助卻發現四周一個身影都沒有,嚇得連滾帶爬的向遠處跑去,剛跑沒多遠,腰間突然一緊,似被什么給勒住了。方玙低頭看去,只見腰間緊緊綁著一手指粗的繩子,方玙順著繩子轉過身望去,琉亦正站在身后沖自己挑眉,得意的搖了搖手中的繩子,睥睨的望著方玙道:“你放心爺我雖長得風流倜儻,有財有勢,但爺我對養小白臉可不感興趣。”話落便轉過身拽著繩子往前走。

方玙意圖把繩子解下來,可無論怎么解,繩子就像長在身上一樣,死死的綁著,而且越解越緊,方玙沖著琉亦大叫了起來:“喂,大爺你這是要帶小生去哪里啊?你要是因為那姑娘的事小生向你道歉,小生就是來替人辦事的,沒有惡意的,我保證那姑娘一根毛都沒掉,大爺啊,求求你放過小生吧。”

可是無論方玙再怎么嚎,琉亦始終無動于衷。方玙無奈下只好沖著四周求救,可周圍別說人就連個鳥叫聲都沒有,就在方玙嗓子快喊啞的時候,琉亦突然在前面停了下來,方玙一時沒停住腳,硬生生撞到了琉亦的背上,一個跟頭翻到地上,弄得滿身是泥,甚是狼狽,方玙這個苦啊,死的心都有了。正當眼淚要奪眶而出,一動聽、熟悉的女子之聲突然道:“怎么這么晚?”

感覺腰間的繩子動了動,一絕美容顏從琉亦的身前探了出來。

“咦,你怎么把他帶來了?”若依驚訝道。

又瞟了一眼繩子,轉頭笑著問琉亦:“你不打算遛猼訑了?改成遛面首了?”

琉亦轉過身笑道:“遛面首多不新鮮,爺我今天改成釣妖怪。”

“釣妖怪?”若依不解。

琉亦古怪一笑:“釣魚要用魚餌,這回咱們精元釣樹妖。”

方玙聽到若依的聲音心中一喜,雖然若依與他們是一伙的,但若依并不像是那種見死不救的,忙爬起身,可剛爬起來,嘴剛張到了一半,便聽到了琉亦的話,方玙腦袋‘嗡’的一聲,腳下一軟整個癱坐在了地上,要不是家里還有一群美女盼著自己回去,咬舌自盡的心都有了,跌跌撞撞的爬到琉亦腳邊,一把鼻涕一把淚苦求道:“大爺啊,您就放了小生吧,小生我就是個小仙沒啥道行,而且小生我都幾萬歲了,連媳婦都還沒娶呢,兒子都還沒有呢,您要是讓妖怪吸了我的精元,豈不是讓小生我斷子絕孫嗎?”

琉亦搖了搖頭,俯身憐憫的拍了拍方玙的肩膀,安撫道:“你放心,你死了以后,爺我一定給小生你辦個轟轟烈烈的冥婚,讓你繼續毓子孕孫”說完便將繩子丟給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的猼訑,一臉惋惜的嘆著氣離開了。

若依忍著笑,亦拍了拍方玙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放心,我們相識一場,你死了,我一定給你多燒點冥錢,在下面就不用這么命苦的給別人當男寵了,到時候娶個三妻四妾,兒孫滿堂。”說罷也搖了搖頭走了。

方玙轉頭睜睜的望向叼著繩子九尾四耳的白獸,渴望能求得一絲希望,可猼訑搖了搖獸頭,也是一副生離死別的模樣,站在原地似下了很大決心一樣,許久才拖著方玙追向那二人。

方玙受了嚴重的打擊,在那頭白獸用一種憐憫的眼神望向自己的時候,一口氣沒上來,絕望的暈了過去。

樹林的中間有一塊空曠的土地,此時方玙正躺在這片土地的中間,可能是昏睡了過去,雙眼緊緊地閉著,但渾身不斷地抽搐,臉上還布滿了未干的淚痕,似乎在夢中夢見了什么可怖的事情。

只見一足有九尺之高的高個瘦身男子走到方玙身側,用刀子在方玙手上割了一個口子,艷紅的鮮血便從手掌間的縫隙流到了地上,瞬間手下的土地便染紅成一片。

男子站起身向琉亦走去,此時琉亦正靠在離方玙十米外的樹下,雙眼微合,雙手附在腦后,單腿屈起,在星星光斑下,散發著獨有的男子氣息。

男子對著琉亦躬身拱手道:“爺,準備好了。”

琉亦并沒有睜開眼,只是輕輕嗯了一聲。

得到回應后,男子便走到琉亦身后,筆挺挺的站著,一動不動,活脫脫的一根木頭。站在琉亦身側的武羅望了一眼男子,媚音道:“我說熏池,你怎么成天都跟個老木頭似的。人生短短幾萬年,你這樣成日少言寡淡的豈不是浪費了大好的光陰?”

武羅站在旁邊啰嗦了一籮筐,可熏池壓根就不想搭理武羅,始終站在原地一聲不吭,甚至連看武羅一眼也沒有。武羅也不惱,自知無趣便轉頭望向中間的方玙。

若依望了一眼遠處昏迷不醒的方玙,雖然知曉琉亦只不過想要嚇一嚇方玙,但心里免不了還是有些擔心,與方玙接觸的時間雖不長,但也摸清了此人極其的膽小,方玙好歹也是一小仙,萬一嚇個好歹也不好交代,便轉身走到琉亦身側坐下低聲道:“你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,萬一他被那樹妖嚇死了怎么辦?”

琉亦沒有睜開眼,但嘴角卻扯出了一絲得意,平淡道:“爺我這么心地善良,怎么可能這么容易讓他去冥界娶媳婦,不過是大慈大悲借個機會替他調養調養,長得那么白,定是陰氣過旺,放放血,有助于身心健康。”

若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個大大的白眼。“琉亦,你不覺得你的臉皮越來越厚了嗎?”若依一本正經的望著琉亦道。

“是嗎?”琉亦睜開一只眼睛望向若依,然后又將眼睛閉上,不緊不慢的道:“我怎么沒覺得,不過臉皮這東西就如同包子皮,薄厚不重要,皮相好才是重點。”

若依美眸微挑:“你這是在間接的稱贊你自己的皮相?”

琉亦睜開眼轉首一臉為難的表情望向若依:“這都被你發現了。”站起身伸了伸懶腰,摩拳擦掌道:“看來在我精心培養下,你的見識明顯突飛猛進啊。”

彼時四周突然躁動起來,速度極快的沙沙聲向著中間而來,腳下的土地也在此時顫動起來。

“來了”一直靜默不語的熏池突然開口道。

若依站起身正要動手,卻被琉亦伸手攔住,琉亦注視著方玙的方向,躍躍欲試道:“這種事應該交給男人來干,你就在這兒好生看著爺我的雄偉英姿。”

又對武羅、熏池、猼訑吩咐道:“小的就交給你們,剩下那個大的就交給爺我****。”

“是”瞬間三道身影向四周散去。

“笨狐貍,看好了”說罷琉亦躍身向方玙而去。

亦在同時“嘭”的一聲無數如同長蛇一般的藤蔓破土而出,方玙的位置正好是那物的正上方,藤蔓一出便被頂了起來,還未等那妖物露出全貌,琉亦嘴角一揚,笑道:“這小白臉可不好吃。”

話落一道金光閃過,琉亦向著藤蔓頂飛去,幾乎是同時一道金光纏到方玙的腰間,一眨眼便被扔了出來,幾個跟頭滾到了若依腳邊。

方玙剛一落地,若依腳邊的泥土便突然裂開長長的口子,沙土不斷往下陷,若依提起方玙的衣領便躍到了十米開外安全的地方,待站定急忙抬首望向中間。

此時樹妖已經完全現了身,一顆足有十米高,三十米粗的樹干上掛著密麻麻的白骨骷髏,雜亂的藤蔓不斷抽打著地面,塵土翻飛,整個地面強烈震動起來,幾欲站不住腳。

驚醒的方玙驚恐的望著樹妖冷汗涔涔,蹬著腿向后退,要是真被吃了,別說干尸了,連皮都沒了。

琉亦眼微瞇,冷笑道:“怪不得熏池找不到,想不到你這樹妖居然想到用人骨掩去氣息。”

若依抬眼望向琉亦,如同上古神祇一般立在樹妖上空,黑色長袍在風中翻飛舞動,雙眸深邃,正居高臨下的睥睨著腳下的樹妖,周身散發著淡淡金光,讓人屈服的王者威壓鋪天而來。

若依心中嘆然,韶華易逝,眼前的琉亦早已不是那個愛哭、總是胡鬧的毛頭小子,物是人非,曾經的滄夷閣弟子再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庇護,因為他已經足夠獨自承擔、獨自面對一切。

就在若依閃神之際,如風一般的琉亦躲過密密麻麻藤蔓的攻擊,一個縱身躍到藤蔓的正中間,瞬間便被藤蔓包了起來,透不出半點空隙,一時沒了動靜,頓時四周便靜了下來。

癱在地上的方玙拽了拽若依的衣角,咽了咽口水:“他不會被吃了吧?”

若依哪有功夫理會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走,想要看看怎么回事,剛走到離樹妖三米的地方,樹妖突然開始痛苦的扭曲起來,樹干漸漸裂開了口子,一道道金光從縫中散出。

若依一驚,立馬躍到方玙身側設下結界,若依剛站穩,伴隨著樹妖扭曲的破天哀嚎,一道金光乍破,樹妖瞬間四分五裂向四周飛去。

待平靜下來,琉亦已站到二人身前,一臉得意的笑著問道:“怎么樣?看了爺我的英姿后,是不是越來越崇拜了?”

若依收起結界,瞥了琉亦一眼,眼中含著笑:“還差的遠呢。”

“唉”琉亦臉上一垮,背過手,搖了搖頭,邊往前走邊一臉惋惜的嘆道:“怎么越來越不會說實話了。”

“噗”若依一時沒忍住,笑了出來。

猜你喜歡
  1. 古代小說
  2. 暖婚小說
  3. 宮廷小說
  4. 冤家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趣看盒子赚钱安全吗 魔兽世界小说 黑龙江时时彩首页 上海Ⅱ选5计划 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 东方6十1兑奖表 黑龙江体彩app 天津时时彩规则 试机号分析 优游彩票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