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6期平码三中二
您的位置 : 日志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邊城情俠
邊城情俠

邊城情俠 千喜弘 著

連載中 羽飛 鬼怪武俠職場對決科幻

更新時間:2019-02-26 16:33:33
小說主人公是羽飛的小說叫《邊城情俠》,它的作者是千喜弘寫的一本武俠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雨霖鈴不知母親好好的何以忽然動怒,嘟起小嘴咕噥道:“輸便輸,這樣的蠢男人誰希罕!” 董彩娛斂容正色道:“誰希罕?女人希罕!女人的美不給那些蠢男人瞧,難道還留給女人自個兒瞧不成?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...
展開全部
推薦指數:
在線閱讀
章節預覽

黃臉漢子打死那小黑豬全不痛惜,反似了卻一椿棘手之事滿身輕松,轉臉拱手道:“這位小哥,多謝援手。”他口中稱謝,臉上卻仍是漠無表情。

羽飛心下驚怪不已,隨口道:“那沒什么,大叔不必相謝。”心中暗自猜揣那黃臉漢子何至如此模樣,幾欲開口相詢卻又不敢造次。

這當兒身后忽有人怪叫道:“喲,哪來的野豬,大爺今兒可不又有口福了么。”羽飛扭頭看時,只見一個賊眉賊眼的年青哥兒拽了那死豬便走。羽飛知是街上的無賴混混逞霸欺侮鄉下人,見他眾目睽睽下尚如此霸道,不由怒火中燒,喝道:“放下!這豬分明是這大叔的,你硬說是野豬,想欺侮鄉下人么?”那潑皮腳下不停,嘻笑道:“老子說是野豬便是野豬,誰見歸誰,這豬身上又沒寫著名姓,怎見得便是他的?你是他女婿么?休管閑事!”

羽飛雖自幼腿殘,卻生就一副疾惡正直的脾性,怎容得這潑皮作惡,當下并不思慮自己固非那潑皮敵手,撥足便追,口中喝道:“你道世間沒天理了么?你作惡為歹,便有人管得了你。”那黃臉漢子在后喊道:“小哥,不用追了,讓他拿去便是。”

羽飛只道黃臉漢子懼怕那潑皮,并不理會,仍是一蹺一擺竭力追趕。那潑皮見羽飛此等模樣,止不住譏嘲道:“哪家的雞塒壞了,跑出你這瘸腿鴨公來,想追你大爺,來呀,大爺候著你呢。我說好漢爺,你既沒偷人老婆,又沒淫人女兒,咋叫人打折了腿呢?你可得慢點兒搖慢點兒擺,再搖折了腿,可是連鴨公也作不成,窯子里那姐兒又得哭我的兒了。”

羽飛氣怒塞胸,愈發咬唇猛追。那潑皮則邊跑邊百般嘲弄辱罵。羽飛從巖灣直追到河街,那潑皮拐上坡街,往坡上深巷中而走,羽飛并無懼怕,窮追不舍,定要幫那黃臉漢子奪回死豬,只他腿腳不便,終跑不過那潑皮,轉了幾條街巷,便不見了那潑皮的蹤影。他三轉兩轉,竟轉回了藝院后墻外,自知再尋那潑皮不著,只好頹然作罷。

羽飛正待轉回前門歸家,忽聽得東面院墻底下“咚”的一聲悶響,跟著有人低聲喝道:“啊哈!兩頭蛇,這回可讓我逮著了。今兒你在滿彩藝院發了財,可得分兄弟幾杯酒錢,要不然,兄弟這張嘴可有些關不住風,哈哈。”

羽飛只道是那潑皮給人撞見了,立往東邊院墻外趕去。只聽得那邊院墻下又一人道:“好個五眼雞錢黑皮,盯起兄弟的梢來了,我道是啥東西在這亂汪汪,原來身后跟了只撿屎吃的狗,敢么那窯姐兒的熱尿還撐不死你么?也不瞧明白了是你親爹還是野爹,見人張嘴就討酒錢,你敢么讓那貓尿想昏了頭么?”

羽飛聽得明白,這人并不是方才那逞霸的潑皮,心下略感失望,正待回轉,忽又心念一動,尋思別不是有小賊光顧了藝院,天緣巧合卻給自己撞上了。心下起疑,放輕腳步躡到墻角凝神細聽。

只聽得那喚作錢黑皮的道:“好啊,兩頭蛇,發了財想獨吞,可別說兄弟不講江湖義氣,咱們走著瞧!”卻聽那兩頭蛇道:“你想發財想瘋了么?咱們明人面前不說假話,兄弟膽兒最大,可也不敢去太歲頭上動土到這強盜窩里來發財。”

錢黑皮嘿嘿冷笑道:“兩頭蛇,咱兄弟面前用得著耍花槍么?兄弟可早瞧著你了,好幾天你都大半夜大半夜的賴在這,鬼鬼祟祟老往院里窺看,要沒聞出腥來能留得住你這偷嘴的貓?”

羽飛聽得心下暗驚:“原來早有人暗里窺視藝院,天幸給我撞著,要不非讓這些賊子算計不可。”當下更屏息凝聽,要察探賊子圖謀。

只聽得那兩頭蛇打個哈哈道:“這話兒倒也不假,只你萬萬想不到,這次你干爹卻是讓藝院里那美妞兒勾住了,在這偷瞧那美妞跳舞唱曲來了。他奶奶的,好美**的小美人,又解風情又夠**,是個男人怎不讓這小騷娘弄得骨蝕魂消神魂顛倒,你干爹這一回可真要打熬不住了。”

羽飛聽得又驚又怒,驚的是這無賴暗中竟偷窺覬覦義妹美色心圖不軌,義妹處境實是萬分兇險,怒的是平白無辜的,義妹竟要受此等嘴不積德的潑皮無賴的言語糟蹋。當下強抑怒氣悄悄轉過墻角,要看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無賴在背后滿口胡吣糟蹋義妹。只見院墻邊大楊樹下的暗影里黑糊糊立著一高一矮兩個人影,面目瞧不甚清,只依稀辨出那矮的短小精悍,高的略見俊偉。

那兩人并未察覺羽飛到來,兀自說得正起勁。那錢黑皮這時便嘻笑道:“這話當真么?你兩頭蛇也有不貪財的時候?只愛美人不愛江山?不過話又說了,這倒也不奇怪,那小騷娘本也確是勾人心魂,要說不動心那還真不算個男人,說你這賴哈蟆想那天鵝肉都想得喪魂失魄了,兄弟還真信了,嘻嘻。”

羽飛聽得那兩人左一句“美妞兒”,右一句“小騷娘”,好不氣怒,幾欲沖出與之理論,轉又想這時便是去呵責那兩人一番,雖則解氣,卻于事無益,倒是要聽聽這兩人是何路數,若對義妹不利,也好有所防備。當下忍了怒氣隱身墻角潛聽。

只見那兩人又隱到大楊樹后,兩頭蛇聲音狠狠的道:“媽媽的,我兩頭蛇三疤要能睡他媽的這美妞一回,就死也值!”羽飛聽他說得粗痞無禮,止不住血沖腦門,就要跟那無賴拚命,只為要探知這兩人底細,才強抑怒氣,雙手摳入墻石咬唇嗔目而視。

錢黑皮嘻笑道:“動饞了么?這等艷福可是輕易享得到的。”兩頭蛇咕咚吞了口唾沫,狠聲道:“他奶奶的,滿彩藝院那起賊強盜可真會尋樂,也不知從哪弄來的這美妞,沒日沒夜的唱曲跳那淫舞,白讓人瞧的心火難禁,狗強盜夜兒里還不知怎樣個樂法哩?天打雷劈的且只顧作樂,早晚都得把命兒送在這妞兒身上。”

錢黑皮淫邪的笑道:“兩頭蛇,饒是你跳墻扒院偷香竊玉的活兒干了無數,享盡風liu,又慣經風月,那美妞兒的床上手段你卻再也想不出。你兩頭蛇要是見識了那美妞的**浪勁,我敢說你只怕只想死在那美妞兒的身上永世都不愿超生了,哈哈。”兩頭蛇譏嘲道:“這么說你五眼雞是見識過了?你是添著了那美妞的白**兒呢還是喝著了那美妞的熱尿兒?”

錢黑皮并不理會兩頭蛇的譏嘲,自顧得意道:“這可真讓你說著了,兄弟還真讓那美妞兒盡心著意地侍候了一回。他奶奶的,老子也不知前世祖宗積的什么德,這樣的好事兒巧事兒竟讓我給碰上了!這事兒我一想起來便要樂,你怎想得出,那妞兒好一個柔嫩細滑的身子!真真讓人禁不住的骨軟筋酥。那也罷了,妙的是那小騷娘好個風月手段,嘖嘖我的天爺!你錢爺也是一世的眠花臥柳,能征慣戰的,也算得個折柳攀花的風月高手,那遭兒可成了初生的兔羔兒乍向圍場上走,嚇著了也見識了!你兩頭蛇要上了那妞兒的身,那妞兒保準玩得你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兩頭蛇變成死黃鱔了,哈哈。”錢黑皮說畢淫邪地大笑出聲,顯是得意之極。

猜你喜歡
  1. 鬼怪小說
  2. 武俠小說
  3. 職場對決小說
  4. 科幻小說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046期平码三中二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邦尼彩票群 双色球开奖直播频道 北京快中彩微信群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走势图 骑砍风云三国快速赚钱 上海时时乐开奖历史 新疆18选7买8号多少钱 535棋牌娱乐平台 河南快赢481和值走势图